一年之后,苹果的游戏订阅服务不香了

来自 游戏葡萄 2020-10-12
深度

[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]

一年之后,苹果的游戏订阅服务不香了

10月14日,苹果将召开第二场秋季发布会。

预计亮相的 iPhone 12 系列已备受瞩目。而在此之外,Twitter 上亦有关于 Apple Arcade 升级版的小道消息。

0.jpg

爆料者称,苹果意欲在 Apple Arcade 上加大投入,让开发者在其平台中推出类似《塞尔达传说:旷野之息》这样的开放世界游戏。

《原神》近期的市场表现,已经证明了这类作品在移动端的竞争力。而对于 Apple Arcade 而言,它目前也正需要提升其服务与内容库,来改善用户留存与付费。

外媒有过报道,称苹果对 Apple Arcade 寄予厚望,投入5亿美元预算保证内容质量。然而,上线一年之后,苹果游戏订阅服务似乎已褪去了当初的光环。

不到半年,入库产品越来越少

2019年春,Apple Arcade 横空出世。

当初,这项在移动端刚兴起的游戏支付模式,被人所看好。甚至有人说,苹果牵头搞订阅模式,有望撬动移动游戏行业现状,重塑用户的游戏偏好。

Apple Arcade 真正落地,是在去年9月。除大陆市场外,它面向全球超过150个地区上线。每月支付订阅费4.99美元,用户可以玩到无广告、无内购的精品游戏。开发者则无需考虑赚钱问题,安心做好游戏即可。

0 (1).jpg

Apple Arcade 首发 50+ 作品。到去年11月,官方宣布阵容达到 100 款。彼时,Apple Arcade 以每周更新 4-5 款游戏的速率,持续扩容。

然而好景不长。进入2020年之后,Apple Arcade 陷入「挤牙膏」状态:截至10月10日,新增游戏拢共30款

这其中或许有受疫情影响。不过,下半年入库的作品目前也才将将超过两位数。显然,情况未见好转。

就在今年7月,外媒彭博社曝光了 Apple Arcade 身上所存在的情况。消息称,苹果终止了与部分开发者的合同,而原因在于:他们不满现状,急需一些持续可玩的游戏来改善 Apple Arcade 的用户留存,因此调整了计划。

0 (2).jpg

彭博社报道,苹果取消部分合同

入库产品的数量变少、终止部分合同,再加上苹果要升级游戏订阅服务的传闻——种种迹象表明,Apple Arcade 碍于用户规模,暂时还无力「重塑游戏行业」。

数亿美金的投入之下,仍然缺乏后劲

订阅制虽已流行于主机平台,但近些年才被众多人视作游戏行业的未来。如今 Apple Arcade 发展受挫,或许会让人质疑:订阅制还行不行?

苹果从未公开其游戏订阅服务的用户规模。不过,苹果研究网站 Above Avalon 做过一次预估:到2022年,Apple Arcade 用户数将达到3000万(排除中国大陆市场)

0 (7).jpg

 另外据 App Annie 的统计数据来看,美国用户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订阅付费习惯。今年1月份至6月份,在美国手游市场,订阅变现模式占整个大盘的7%。

0 (3).jpg

可见,游戏订阅服务的潜力是存在的。毕竟,玩家是能感知到其中的优势:花更少的钱,玩更多的游戏。而微软游戏订阅服务的发展也证明了这点。

随着入库产品不断增多,在今年9月,Xbox Game Pass 订阅服务的用户数量正式突破1500万人。值得一提的是,从1000万到达1500万新里程碑,微软仅用时半年。

一个粗浅的观察在于:能否持续提供丰富且优质的游戏,是订阅模式吸引用户的关键;而在数亿美金的投入之下,苹果其实并没有准备好充分的内容。

Apple Arcade 的开发者阵容很豪华。其中,有卡普空、科乐美、万代南梦宫以及 Square Enix 这样的大厂商,同时也集结了《饥荒》开发商 Klei、瑞典工作室 Simogo、《纪念碑谷》团队等知名独立游戏开发者。

0 (4).jpg

Simogo工作室推出的《再见狂野之心》

上述厂商的新游戏,集中于2019年9月-11月上线 Apple Arcade。

但是在2020年往后,我们只能零星看到一些有名气的作品,如小高和刚(代表作:《枪弹辩驳》系列)与打越钢太郎(代表作:《极限脱出》系列)共同制作的《死亡行军俱乐部》,以及《机械迷城》开发商解谜新作《嘎吱作响》等。

由于苹果的分发策略,Apple Arcade 目前的状态,接近于「蜀中无大将」,处境很是尴尬。

0 (5).jpg

苹果未曾给 Apple Arcade 开设榜单,我们无从得知哪款游戏最受欢迎。但从淘宝商户的交易反馈来看,国内玩家大部分都是奔着《海之号角2》去尝试苹果的游戏订阅服务。

苹果的游戏订阅服务,为何陷入尴尬?

那么,问题出在哪里?我觉得,与其他游戏订阅服务不同,苹果 Apple Arcade 走了一招险棋。

像微软的 Xbox Game Pass、索尼的 PlayStation Now、EA Access 等,它们的入库游戏多数已经过先期的市场验证,有了明确的市场接受度。而 Apple Arcade 不问成绩,直接将尚未发售的作品纳入麾下。

苹果早期打的算盘,或许是抢下精品游戏的独占权,由此吸引用户付费订阅。但问题在于:游戏的市场接受度还未明确;后续上线表现,也许会低于预期。

开发者自然愿意将风险转移给苹果,自己没有了后顾之忧,也更能专注于游戏。一名加入 Apple Arcade 的 15 岁开发者 Spruce Campbell 就曾表示,「人们都想玩免费游戏,所以在设计游戏时必须考虑怎样赚钱,我认为这会对充分发挥创意造成阻碍。」

0.gif

Apple Arcade 宣传片节选

而开发者自由发挥的前提,是资金到位;但苹果现在似乎不愿意继续承担风险了。7月初,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,苹果除了终止部分合同之外,还要求开发者制作类似《磨刀石》(Grindstone)这样让用户上瘾的作品。

苹果并未正面回应该报道。不过,Apple Arcade 在今年推出的作品,鲜少是具备限时独占的特性。

比如,当初在苹果发布会上演示的作品《Hot Lava》《The Pathless》等,后来都选择了多平台同步上线。而10月9日刚刚推出的《岛屿生存者》,同样也有发布主机版与 PC 版的计划。

0 (6).jpg

《The Pathless》

这个情况或许表明,苹果并非一视同仁,它对于不符合自己预期的作品,可能不会投入更多的钱,来购买其独占权。当然,可能还存在另一个情况:部分开发者不愿意和 Apple Arcade 平台深度绑定

加入 Apple Arcade,有利亦有弊。对开发者来说,其负面性可能是自己要交出话语权,沦为平台的附庸,然后无法与玩家建立起稳固的情感联系。

《世界末日俱乐部》的开发者小高和刚在接受日媒 Fami 通采访时,有过透露:「由于苹果 Arcade 订阅服务方针的限制,游戏在发售前并不能做过多宣传。」

显然,苹果想要淡化开发者的色彩,主力营造平台的声量。这也使得 Apple Arcade 上线一年了,并没有一款真正出圈的作品。

游戏订阅服务不香了吗?

对游戏时间充裕的玩家来说,订阅制是颇具性价比的服务。

不过,对开发者而言,目前或许还不到完全拥抱这项新模式的阶段。

人们还是需要有所警惕。透过 Apple Arcade 的发展来看,平台未必是理想化的创意支持者,你在得到资金保障的同时,也在丢失自己对市场的判断,以及放弃和用户深度接触的机会。

一位 Apple Arcade 开发者曾对外媒 Waypoint 表示:

我最担心的是在未来,某些游戏可能很难被玩家发现。并非所有游戏都能够得到应有的宣传力度。事实上,苹果似乎更愿意投入精力推广这项订阅服务,而不是即将推出的产品。」

尽管,加入 Apple Arcade 的开发者可能已经将销量「置之度外」,但谁又能真正对自身口碑视若无睹呢?

文章评论
游戏葡萄订阅号